MY1069

 找回密码
 如果你是GAY,请立即注册
MY1069 wach 日志

[转载] 哥哥给你下种..

热度 3已有 573 次阅读2018-3-9 05:18

  [转载] 哥哥给你下种.. 

志铭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,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。 刚上高中的时候,就见到班级最后一排坐着一个高高大大,皮肤黝黑的男孩子。当时对他没有过于深刻的印象,只是记得他一脸的坏笑,那笑,后来竟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志铭是个留级生,留级的原因我不清楚,总之不是学习的缘故,因为后来我发现他的成绩不错。班主任是个教化学的男老师,三十多岁,整天扳着面孔。他语气平淡的点所有同学的名字,当他念到“陈志铭”的时候,我听见那个男孩子用很低沉的声音答了一声“到”,我这才知道他的名字。点完名字之后就是排座位。老师没有征求大家的意见,把他事先排好的作为念给大家听,我被排在第4排。当我拎起大大的书包找自己的座位的时候,志铭居然叫我的名字“梵羽”。我应声望去,只见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,指了指自己前边的座位。天,我居然坐他的前边。他一双黑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,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,我于是低着头,抱着书包走了过去,低低的说了声“谢谢”,就坐在那里了。他却开腔和我聊天,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,家在哪里住。我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,只是低着头如实的回答着。他似乎很喜欢我窘窘的样子,居然用手掐了我的耳朵一下,调侃的说:“你怎么象小姑娘似的啊。”说得我更窘了。现在想起来,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他了吧。接着,老师就大致讲了一下新学期的要求和学校的一些纪律,然后就宣布放学了。这个时候,我的**在教室外向我打手势要我出去。我于是走出教室,**告诉我寝室已经安排好了,要我先去看看,收拾一下。我返回教室拿书包,和志铭说了声再见。可是他却问: “你是要去寝室吗?正好我也回去,我们顺路吧。”我不好推辞,也不想推辞,就点了点头。于是志铭站起身和我一起走了出去。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他至少有一米八五,短袖T-SHIRT下的结实的手臂简直让我害怕,他穿着短裤,我注意到他小腿上的汗毛很浓密。我的心一阵狂跳,立刻把头转到别处。**看见我刚来就和新同学关系很密切,心理很高兴,拉着志铭问长问短。我知道他是想让志铭在学校和寝室多照顾我,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来没单独出门过,更别提独自在外地求学了。志铭一直微笑着应酬**的唠叨。一直走到寝室门口,他问我住哪个寝室。**说,我被安排在305。他听了之后又是坏坏的一笑,拍拍我的肩膀,说:“看来你我是罩定了,我和你在一个寝室。寝室是6个人的,另外四个都是高三的,只有我和志铭是高一的。志铭住在我的下铺。他说他太重,如果住上边怕把我压到。他帮我把一切都收拾妥当。**看见他对我很热情,想是很感动,就领我们去饭店搓了一顿,之后嘱咐了很多,就开车回去了。**刚走远,志铭就搂住我的肩膀,捏了捏我的小鼻子,说:“以后,你就是我弟弟了,谁要是欺负你看我怎么收拾他。”我头一次被别的男孩子这么搂过,脸都羞红了。他看出了我的窘态,没有再难为我,只是对我说:“你呀,怎么托生成一个男孩子呢。到了晚上,同一个寝室的其他人也都认识了,他们都是高三理科班的,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,所以整天学习忙得很。晚上,我头一次一个人不在家睡觉,心理有些不塌实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睡了。可能是刚上学过于兴奋吧,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,叠好被子,起身一看,发现只有志铭一个人还在呼呼睡大觉,其他人都去上早自修了。我蹑手蹑脚的爬下梯子,生怕吵醒他。可是当我把脚蹬到他的床沿上的时候,他却猛的抓住了我的脚踝,把我拉到了他的床上。我差点吓死,在他的胸口上狠狠的揍了一拳,他笑得前仰后合,我气得火冒三丈,把他摁到床上,一边骂他“大混蛋”一边打他。他开始还躲来躲去的逗我,后来他猛的攥住我的手腕,把我压到了身子底下,我竟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。他依旧是坏笑着,说:“哼哼,花姑娘,给太君尝尝鲜~~~~”说完就半开玩笑的要亲我,我怎么躲也没躲过去,他在我的脸上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。我的脸马上就红了。他见我脸红了,也不笑了,可是依然把我压在身体底下,让我动弹不得。我想踹他,可是他用膝盖压住了我的腿。我气急败坏,破口大骂:“死东西,你大清早抽什么疯?他微微一笑,又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说:“梵羽你真好看,你要是我老婆就好了。”我的心一阵狂跳,不敢看他。他似乎得到了什么许可,把我压得更紧了,我感觉到什么东西硬硬的顶着我的小腹,感觉很酸,但很舒服。他裸露的胸肌贴在我的胸口上,我感觉他的心也在跳。正在这时候,起床铃响了。我于是就势推开他,下了床,开始穿鞋。他没有再继续,只是用手摸摸我的脑袋,懒洋洋得说:“小东西,你迟早得给我当老婆。”我低着头,说:“我可听不懂你的疯话。”然后背着书包去上课了。一路上我不停的在想,难道他真的和我一样,也喜欢男孩子?还是他在和我开玩笑呢??被他压在身体下面的感觉真好啊~~~~~ 我到了教室没多大一会,他也到了,他依然穿了昨天的那条短裤,却换了件白色的T-SHIRT。我见到他马上就低下了头。他也没有和我答茬,而是坐在座位上和别人大侃篮球。上课的时候他传给我一张纸条,上边写着:“我真的很喜欢你,我知道你也很喜欢我,放学之后在教室等我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我心里一阵激动,我终于知道了他的身份,原来他和我一样的。但是我怕他又在逗我,就回条写:“可是我们都是男的啊,你不要太自信了。”传给了他。没过3分钟,他马上又传回来:“你还不相信我?放学后我证明给你看。于是我一整天都在盼望放学。终于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了,同学们都陆续的走了,只有我和他心照不宣的做在那里装做在学习。20分钟以后,班里只剩我们俩了。我不敢回头看他。他没有和我说话,只是径直了过去把教室的门反锁上了。我心里又是一阵紧张。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。 5 u6 v4 a% k9 U 果然,他走了回来,坐在我的旁边,死死的盯着我。我不敢看他。他突然伸出手来,抓住我的肩膀,把我揽到了他的怀里。我没有躲,因为我知道躲不过去。于是他抱住了我,说:“我真的喜欢你,你太好看了,我要你做我老婆。”他说完就把手从下摆伸到我的衬衣里,摸我的如投。顿时,一种麻痒的感觉开始侵袭我的全身。我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,呻吟着。他另一只手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探索,突然趁我不备他把手伸到了后面,寻找我的**。我不安的扭动着下身,想挣脱他,可是他力气太大了,我只能任他的手指在我的**口肆意的把玩。 “志铭~~~恩~~~不要~~~哦~~~”我全身都被这种电击般的感觉刺激得颤抖起来。 突然他站了起来,脱了自己的短裤和内裤,把他那早以硬梆梆的大即把露了出来。那个丑陋的东西足有20厘米长,高高的翘着,还一颤一颤的好不吓人。我顿时羞的低下了头。 “好老婆,我的即把够不够大?都硬了一天了,你该伺候伺候它了吧~~都是因为你。”他一脸下流样。 “去你的,大不大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我还是不敢抬头。 志铭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说:“我就喜欢你这假正经的样。来,帮我摸摸它,它都要憋死了!” 我没有理会他。志铭居然拉住我的手,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大即把上。我没有推辞,就那么握着。马眼里流出了好多粘稠的液体,我用手指轻轻的涂抹在硕大的鬼头上。他的即把的包皮很短,所以鬼头显得格外的大,现在它涨得紫红,甚是傲人。他的即把很粗,可以看见一条条的青筋,下边两颗**也大得吓人。他的体毛很多,从肚脐开始一直蔓延到大腿,即把的四周都是黑黑的长毛,很吓人。我一只手在大鬼头上轻轻的抚摩,另一只手则去摸即把下边垂着的大**。 志铭在我的抚摩下快乐的呻吟着,说着很下流的话:“好弟弟,你真会摸,摸的哥哥好爽,今天哥哥一定好好干你,真舒服~~~~”一边说着,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捏我的如投,我的如投被捏得硬硬的好不舒服。我双腿紧紧夹着他的大腿,嘴里不停的哼哼着:“好哥哥~~~好舒服~~~”他竟把头凑了过来去吸吮我的如投,不停的舔着,还轻轻的用牙齿咬他。我不停的呻吟着,双手的动作更频繁了。不知什么时候志铭把手也伸进我的裤裆,**我的**,我几乎被着致命的快感折磨到疯狂,我不停的扭动着皮鼓,脸贴在他的胸肌上。他把捏我如投的手又送到后边,用一根手指插我的**,我感觉自己快升天了..... 正在这个时候,有人敲门。志铭飞快的把手从我的身上拿开,穿上了短裤,然后帮我理了理头发,去开门。我吓了一大跳,却还没有从刚才的刺激中解脱出来,兀自喘息不停。 门开了,是班主任。他见屋里是两个男生,似乎松了一口起,可是仍然冷冷的说:“放学不回家,你们在教室做什么?还锁门?” 我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志铭却早换上了一副笑脸:“刘老师,我和梵羽忘记带寝室的钥匙了,在这里学一会习,怕学校检查教师把我们赶出去,就把门锁上了。” “你们不知道学校不许放学留校吗?现在你们寝室也该开门了吧,赶紧走吧!” “好,我们这就走,老师再见。” 我和志铭象得到了大赦似的,飞快的跑了。路上,志铭拉着我的手,说:“今天算你走运,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,你就等着求哥哥饶命吧!” “去你的。”我白了他一眼。 “还装,瞧你刚才那个骚样,还好哥哥好哥哥叫个不停,现在就变脸了。”志铭又是一脸坏笑。 “你去死吧。”我羞得要命,一把推开他跑了。回到寝室,我的心还在兀自的跳个不停。回想起刚才那个场景,心里多少有些后怕。对于我来说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,让我无力去想究竟我和志铭应该算什么。不过当时的那种刻骨铭心的快感,却始终让我沉醉。寝室里只有两个人阿飞和蒙蒙,他们在收拾东西准备去上晚自修。阿飞见我面色绯红的跑了进来,笑着打趣我:“怎么了,有色狼追你不成?”我也陪着笑去捶了他一拳,说:“你以为色狼都象你这么变态啊。”他哈哈大笑,说:“今天我就给你来个变态的!”说着就向我扑过来了。我俩嬉笑着在不大的寝室里追逐打闹。 “阿飞,你该去上自修了。”一个很严肃很低沉的声音猛然在耳边响起。我和阿飞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看,发现志铭正一脸不高兴的站在那里。阿飞没有在意,只是看了看表说:“哦,是该走了。”就拉着蒙蒙跑了出去。直到他们走得很远了,我才走过去拉着志铭的袖子说:“喂,你怎么了?”志铭狠狠的把门摔上,没有搭理我,径直走回自己的床铺躺了下来。我于是就走了过去,又问:“志铭哥,你和谁生气了?”志铭没好气的说:“还能有谁?说好给我做老婆的,我刚离开一会就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。”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吃醋了。顿时觉得又可气又可笑。我脱了鞋上了他的床,靠在他的怀里,抱怨他说:“你心眼怎么这么小啊,就那种五短身材,我才看不上眼呢。我就喜欢你这人高马大的~~”说着,我用手轻轻抚摩他的胸膛。 他斜斜的看了我一眼,懒洋洋的说:“真的?” 我说:“当然是真的。你不相信我?” 志铭坏坏的一笑,说:“要我相信你,也不难,除非~~~~~”& `8 t3 {6 {0 Y& z- n# w $ p1 F6 F+ Y. m# Qz我知道他又想做什么了,说:“除非什么?”语气充满了挑逗的意味。 “除非你再伺候伺候它~~~~” “它是谁啊?”我装糊涂。 “我的大即把啊。你刚才让它热得冒火,总得负责到底吧。” 说完,志铭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把自己的短裤脱了下来,内裤也拽了下来,放在我的鼻子前。 “闻闻他,什么味?”他一脸下流。我注意到白色的内裤上还有湿呼呼的一块,我放在鼻孔处闻了一下,一股淡淡的汗味和微微的臊味,让我迷恋不想拿开。志铭可没管我陶醉与否,直接把他的大即把塞到我的手里,并在我的大腿上来回蹭着。我用手轻轻**他的包皮,透明的黏液从马眼里汩汩冒出,大鬼头涨得通红。我用另一只手轻轻把马眼附近的液体揩了下来,用舌头舔了舔,咸咸的味道。他的**干净而温暖,上边缀着些参差的饮猫。我用唾液将那一根根的黑毛摆弄得湿湿的,懒洋洋的贴在**上。志铭似乎被我挑逗得有些着急,迅速脱去了我的衣服,压到了我的身上。 “好弟弟,你的身材真棒,好纤细的腰啊!”他色迷迷的打量着我的裸体,开始用手指挑逗我的如投。我的如投很敏感,很快我就开始被那种麻痒所征服了。他开始用手搓他们,甚至用牙齿轻轻的咬。他的唾液沿他的舌头流到我的前胸,他就在那些唾液的润滑下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如投。渐渐的他开始把舌头往下移,去舔我肚脐附近的地带和我的大腿内侧。他舔过的地方凉凉的,很舒服。我肆无忌惮的呻吟:“继续~~~好舒服啊~~~~不要~~~好哥哥~~~”而我的双手一直在**志铭的即把。突然志铭直起身子,斜靠在床头,把我的头按向他的**。我明白他是想让我吮吸他的即把了。我已经被他挑逗到感觉麻木了,整个人都任他摆布。他把我的头狠狠的按在他的火热巨大的即把上。即把贴在我的脸上,感觉很烫,一股男人**强烈的腥臊味道向我袭来,马眼里汩汩流出的黏液粘在我的脸上,他小腹浓密的饮猫刮得我的鼻子有些痒。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抓住他巨大的即把,含在嘴里。我的小嘴顿时被他巨大的鬼头所添满。志铭在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生,他却仍然问:“好弟弟,哥哥的即把大不大?” 我知道此时他的即把需要更强烈的刺激。于是我开始用舌头尖舔他的大鬼头,每舔一下,他都会重重的吼一声。我已经忘乎所以了,答应道:“好大好粗啊,我好喜欢,我要它!!” “好,都给你,你这个小骚货,看我的大即把怎么治你!” 他的手也没闲着,又开始沿着我的腰向我的**进军。终于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,开始用他的手指轻轻**我的**。他轻轻在我的菊花洞口抚摩,用指甲轻轻挠我的皮鼓蛋。我再一次被他弄得全身兴奋,加快了舔鬼头的速度。我的舌头飞快的在那充血的海绵体上滑动着,舔他的马眼,舔他的棱沟,之后拼命的吸吮整根大即把。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他的即把顶着我的喉咙,把一股股热气带到我的身体里,加剧了我的情欲。突然他手上的动作停止了,挺直了身子,用手使劲抱我的头。我突然感到从马眼里喷射出一股腥味很浓的液体。我于是挣扎着要抬起头,可是他力气太大,我只好任那液体肆意的喷射在我的嘴里,我的脸上,我的头发上。他仍不停的在我的嘴里**他的大即把,那液体就一股股的射了出来,温热的黏捻的~~~我忘情的品尝着他的静夜,他将他的粘满静夜的大鬼头在我的唇上来回涂抹,我使劲的把脸偎向他的**,去体验那种致命的腥臊。终于志铭平息下来了,大即把也软了下来。他一把搂住我,问道:“好老婆,喜欢不喜欢哥哥的大即把啊?这次射得你满意不满意啊?”我羞得根本说不出来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志铭笑了,说:“这还不算什么,等我用大即把狠狠干你那天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。以后你天天给我吹箫好不好?你的小嘴好舒服啊,不知道你的小**是不是也那么舒服。” 我一把甩开他,说:“懒得理你,放开手让我去洗洗。”他没有停手,而是又把我压在身子底下。他拽下了我的内裤,我那早已硬得发疼的即把猛的跳了出来。他又是坏坏的一笑,说:“该让老公尝尝鲜了吧。” 他仔细的观察我的即把,说:“老婆,你的即把好漂亮啊,不象我的,又大又丑。” 说罢一口就把我的即把含在嘴里。顿时,一股莫名的暖流从他的嘴里经过我的即把汇入到我的小腹。他的嘴很大,可以容纳我整根即把,他的唾液已经在我的鬼头上粘了厚厚一层。他还把我的**含在嘴里,轻轻的吸吮着。很快,这种快感遍布我的全身,我没命的叫:“好哥哥~~~不要停,我好喜欢啊~~ 志铭又把手指伸到我的后边,去插我的**,我在这种前后夹击的情况下,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也社经了,静夜喷射得很高,他拼命的用舌头舔我小腹上的静夜,一直到,都被他吃掉了。我终于没有力气了,他也瘫软在我的身上。我们就在着粘满我们的静夜,我们的体味的床上躺着,静静的抱着对方。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过了一会,我们恢复了力气,志铭起来把弄得湿呼呼的床单塞到了床下的盆子里。我躺在床上,看着赤身裸体的志铭。我才注意到志铭的身材简直完美。宽宽的肩膀,六块泾渭分明的腹肌,浓密的体毛,还有那垂在两腿之间的大即把,一切都让我觉得,我离不开他。志铭发觉了我正在看他,又是坏笑,说:“好老婆,看哥哥的即把呢?对了,你又摸又吃又喝,还没好好看看呢。来,哥哥给你好好看看。”说罢,走了过来,把大即把凑到我的脸前。我用手轻轻抚摩它的头部,马眼里还有一点点残留的液体,我用舌头轻轻的舔了舔。志铭捏了捏我的脸蛋,说:“小美人,真想好好干你一天,让你舔个够。可惜很快就要吃晚饭了,我们还是把衣服穿上吧,一会被人家撞见就麻烦了。” “不嘛,我要你抱抱我~~~~~~”我拉着他的大即把不许他穿内裤。 “乖老婆,晚上哥哥搂你睡觉好不好?我们先吃饭,晚上你想不让我抱还不行呢。”志铭摸着我的脑袋说。 “好吧,你答应我的哦~” 我放开大即把,起床穿了衣服,去和他吃饭了。到了食堂,我才知道饿了。于是我要了很多饭菜和志铭准备大吃一顿。在饭桌上,志铭趴在我耳朵边轻轻得说:“多吃点,晚上我真的要干你了哦~” 我没理他,只是低头吃饭. 吃过晚饭,志铭要和我去操场转转,因为这个时候寝室里还有室友在睡觉,所以我们不想回去。操场上只有很寂寥的几个身影,大多是住校的情侣们在谈情说爱。天很冷,志铭下意识的搂住我,把我紧紧的揽在怀里,那让我感觉到我们是一对恋人。秋天的风是柔和的,只是把落在地上的叶子轻轻的吹来吹去。那景色很凄美,也很迷人。 志铭拉着我的手在看台的石阶上坐下。我轻轻的把头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。 “梵宇,我想知道,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一时的冲动。”他表情很严肃的问我。 “我嘛~~~~我也不知道,我没有喜欢过别人,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很好,很~~~”我低着头回答他。我没有撒谎。 “很什么?很爽是不是?”他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。 “去你的。” “梵宇,我想你一定以为我是很滥情的人吧。这不怪你,我的外表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的。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。相信我,好吗?”他又是严肃的样子。 “这里人好少啊,适合干~~~~”他有意无意的开始在我的手上摩挲。 “你又来了~~”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。其实此刻的我也正想呢。于是我这回主动的去拉他裤子的拉链,把手伸了进去。伸进去我才发现,原来他根本就没穿内裤。 “小骚货,我就知道你得发骚,这回方便你了吧。快,它都硬得不行了。” 我媚媚的一笑,轻轻的把志铭的大即把从他的裤子里拉了出来。马眼里冒出的黏液粘呼呼的粘了一手,我把它轻轻的涂抹在志铭的大鬼头上,那鬼头变得锃亮,光滑得象刚剥了皮的鸡蛋。我离近了一嗅,淡淡的腥臊,还有刚才我们弄出来的静夜的气味。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,开始用舌头尖去舔他的鬼头。舌尖舔到的地方,都能感觉到志铭微微的痉挛和颤动。我的舌头在他的马眼附近来回的**,我知道那个地方他很敏感。果然,我每舔一下他就低低的喊一声“我操。”他的即把很烫,我想志铭一定很难受。志铭闭着眼睛,陶醉的享受我带给他的快感。我干脆把他的腰带解开,他的毛茸茸的小腹都露了出来。我把脸靠在他的小腹上,感觉他的软软的绒毛和那六块坚硬的腹肌。志铭却不许我这么做,他把我的头拿开,重新放到自己的即把上。 我微微一笑:“你就顾自己享受。” 志铭也笑:“你把哥哥伺候好了,哥哥自然不会亏待你。等会哥哥把你操得喊爹,你信不信?” 我重新去舔他的即把。这回我把他的整根即把都含在嘴里,细细的吮吸着。他的马眼里不断冒出的*水在我看来就象美味异常的饮料一般,让我欲罢不能。志铭看出来我喜欢他的即把,一直按着我的头,把他的即把深深的插进我的嘴里。 我又把它吐了出来,即把上沾满了我的唾液,我用手去**它,让巨大的鬼头完全露了出来。他的包皮里侧也是很敏感的地方,我没有放过。我又低头去舔他的**。 **上参差的绒毛撩得我的舌头痒痒的。我用舌尖去舔**上的每一个褶皱的地方,把饮猫嘬得伏伏帖贴的,粘在他的**上边。突然我有了一种想法——把**整个含在嘴里。我抬头看了看志铭,他也正直勾勾的看着我。于是我象得到了鼓励,开始把嘴张大,试图把一个**含在嘴里。为了不弄疼他,我尽量用嘴唇包住牙,可是他的**太大了,我试了好几回才成功。他的**很温暖,我开始用口腔运动去刺激它。我看见志铭又是表情陶醉的闭上了眼睛,喉咙里低低的不知道在呻吟些什么。我继续我的动作,我的手一直在继续**着志铭的即把,我感觉到它越来越硬,越来越粗大。志铭极力把即把往前顶,那马眼里的液体已经流了出来,滴到我的脸上。凉凉的。即把的骚味飘进鼻孔,又让我陶醉了一番。 志铭突然把即把从我的嘴里拿开。我不解的看着他。 “我弄疼你了吗?” “没有,好老婆,弄得哥哥好爽呢。” “那为什么~~~?”我正吃得上瘾呢。 “老婆,我想干你。”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。 “什么~~~什么干我啊?”我明白他要做什么了。 “现在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。哥哥的即把想钻洞洞了。”他坏坏的笑。 “反正~~~我不管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我心里很想知道被干是什么滋味。 “好弟弟,用手扶着上边的台阶,把小皮鼓撅起来!” “不嘛,好难为情的~~~” 快,哥哥好想干你。”他也不管我是否好意思,就一把把我的裤子拉了下来,把我的手放在上边的台阶上。这样我的**就完全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下了。他惊讶的 “啧”了一声,说:“老婆,你的小**好好看啊,那小红肉嫩嫩的,好想尝尝。”说罢,他就趴在我的皮鼓上,开始用舌头尖舔我的**。刹那间,我的全身都被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震撼了。我简直有发疯的冲动。他的舌头轻轻舔着我的**,右手还伸到前边去**我的**。他口技很高超,他上下来回舔着我的**,还用手指把皮鼓扒开,这样他就能舔得更深点。他把舌头深深的插进我的的**里,然后开始用嗓子哼鸣。顿时,一种致命的震颤让我无法克制自己的理智。 “大即把,我要大即把,干我吧,求求你,干我~~~~”我都不知道自己喊些什么。志铭把舌头拿了出来,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即把,另一只手把我的的****的扒开,开始用鬼头在我的**上来回的摩擦。我满意的呻吟着。突然,他猛的把鬼头塞进了我的**。一阵剧烈的疼痛使我“啊”了一声。 “好疼~~~”我的冷汗下来了看见我疼得厉害,志铭马上就停止了,他用两只手**的扒开我的皮鼓蛋,温柔的说:“好老婆,放松点,一会就好了。哥哥轻点。” 他见我的疼痛减轻了一些,又把即把往里插了一些。这回我忍着没做声。志铭一点点的往里插,直到把整根即把都插进了我的**里。他停止了动作。 “老婆,你的**好舒服啊,好紧,夹得哥哥马上就要干你了。” 我的疼痛减轻了很多,开始扭动皮鼓去迎合他。志铭见我的骚样又上来了,坏坏一笑,说:“这回可是你挑逗的,别怪哥哥不懂得怜香惜玉哦!” 说罢,他开始加快**的速度。由于最开始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,我开始被一种一样的快感所征服。志铭怕我疼,开始还是慢慢的插,可是由于我的**太紧,夹得他太激动。所以他渐渐的越来越快。我开始大口的喘粗气,没命的呻吟。 “好哥哥,好爽,干我,用你的大即把**的干我吧~~~~哦~~~~干死我把~~~~好过瘾~~~~好哥哥,你好棒~~~~~哦~~~~” “小骚货,哥哥来了,哥哥干死你,你的**好舒服啊~~~啊~~~~哥哥好爽!哥哥就喜欢听你的叫春。” 突然,他加快了进攻的速度,开始没命的干我。他的**啪啪的拍打着我的皮鼓,他把手伸到前边为我手*,一边干得更快了。他的*水从**沿大腿根一直流下来。我感到自己的下半身都麻木了,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**里,我被他干得几近虚脱。终于,他猛的把即把拔了出来,绕到我面前,自己**,我知道他想让我喝他的静夜,于是我也用舌头去舔他的马眼。很快,他社经了,静夜一缕缕的喷射到我的脸上,胸前,还有我的唇边。我迫不及待的含住他的鬼头,用舌头堵住他的马眼,他的静夜射了我一嘴,黏捻的。那腥骚味是我的最爱。他马上吻过来,和我分享那静夜,我没有理会他,撇开他的嘴,继续含他的即把。我含糊不清的说:“好哥哥,好好喝,我还要~~~~`” 志铭把即把从我的嘴里拔出来,继续为我手*。由于皮鼓被干得很爽,即把来得也快,很快,我也射了。他把我的静夜涂抹在我的肚子上,用手往我的**里插了几下,本来紧紧的**被他干得很松,从里面往外冒*水。志铭抱住我,我们交缠在一起。他在我耳边轻轻问:“宝贝,喜欢哥哥干吗?” “喜欢。”我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。 “以后,哥哥天天干你,好吗?” “~~~~~~好~~~~~” “小。走,我们回去洗个澡吧 !


路过

鸡蛋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1597534682 2018-5-3 19:24
可以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如果你是GAY,请立即注册

❶ 本站广告客服

❷ 吧币充值客户

QQ:1785514982

QQ|在线聊天找炮友|小黑屋|在线客服 QQ 1785514982|MY1069

GMT+8, 2018-7-16 08:57

MY1069__GAY1069_GAY_GV

返回顶部